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数字税如何影响非洲的互联网普及率?

好望观察  ? 

原标题:数字税如何影响非洲的互联网普及率?

了,.webp.jpg

近期,几个非洲国家已经开始对互联网基础设施征税。比如,2018 年 7 月,乌干达开始对人们使用社交媒体平台征税;在过去一年里,赞比亚、肯尼亚和贝宁也先后引入了类似的立法。

税收通常是国家经济困难时期创造收入的一种手段,但是这项税收在非洲不仅限制了网络连接,也侵犯了人们的数字权利。

根据平价互联网联盟(Alliance for Affordable Internet)的数据,非洲 75% 以上的人口仍处于离线状态。如果不消除这些新税收的影响,非洲的互联网普及率可能将面临停滞不前的风险,并导致严重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后果。

关于数字消费税

2018 年 7 月 1 日,乌干达数字消费税正式生效。乌干达要求对访问包括社交媒体平台在内的“顶级服务”用户,征收每日 200 乌干达镑(约合 0.05 美元)的费用,同时还要求对移动货币交易征税,税率为交易金额的 1%。

在肯尼亚,2018 年的金融法案对移动和互联网数据服务征收新税,提议包括提高手机的消费税,并对互联网数据服务征收 15% 的税。尽管一开始受到了反对,但这些改革已于去年 10 月开始实施。

在坦桑尼亚,作为该国电子和邮政通信法规的一部分,该国政府引入了 930 美元的博客运营许可费,并允许有关部门撤销许可证。如果发现所有者发布“令人烦恼,邪恶,鼓励或煽动犯罪”等内容而不及时删除,所有者可能面临不少于 500 万先令(合 2210 美元)的罚款,或一年监禁。

贝宁去年推出了一项社会媒体税,导致该国 1GB 数据流量的价格上涨了 250%。在经历了巨大的挑战之后,政府决定废除这些税收。

对经济的影响

了2.webp.jpg

在整个非洲大陆,平均每个公民每月 1GB 移动数据的成本为工资的 8%,而亚洲仅为 1.5%。显然,对互联网征收附加税的做法,极大地限制了互联互通的发展。

数字税对乌干达的影响最为显著。CIPESA 的研究员 Juliet Nanfuka 说:“社会媒体税导致至少 500 万乌干达互联网用户下线。”显然,这主要是因为新税收增加了人们的经济负担。 

据 A4AI 报道,一名在私企工作的女性表示:“起初,当他们推出这项税收时,我离线了一个多星期,因为我没有钱支付这项税收。”

据研究机构 ICT Africa 的一份新报告显示,在一个互联网普及率仅为 14% 的国家,网民人数减少了 500 万,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这一政策也对希望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营销产品和服务的小企业构成了重大挑战。

在坦桑尼亚,每年 930 美元的博客运营许可费用超过了人均国民总收入(GNI),远远超出了大多数人的承受能力。此外,罚金几乎是平均 GNI 的 2.5 倍,很可能让人不敢申请该许可证。

在肯尼亚,由于税收增加,移动数据和宽带价格大幅上涨。万维网基金会的高级政策经理 Nanjira Sambuli 表示,这项税收“让数以百万计的肯尼亚人无法进一步连接网络,让本来糟糕的情况变得更糟”。

这也引起了主要社交媒体平台的担忧,他们可能会看到自己的利润下降,因为使用其服务的公民正在减少,转而选择目前不征税的平台。不过,税收似乎最终只对穷人产生了负面影响,而非这些大型跨国公司。

受影响的是谁?

了3.webp.jpg

不出所料,这些举措对弱势群体的打击最大。

正如 A4AI 的一份报告总结的那样:“为了避免数字鸿沟进一步加深,政府必须特别关注税收对女性和其他被排除在数字空间之外的群体的影响。”

在乌干达这样的国家,男性和女性的互联网接入率已经有 18% 的差异,税收则进一步加剧了这一差异。

正如 Nanfuka 所说:“这些税收使数以百万计的人,无法进一步获得互联,不同程度地对乌干达低收入人群和弱势群体(如残疾人和农村妇女)产生了负面影响。”

不过,也并非所有服务都受到这么严重的影响,比如新闻资讯服务。

尽管社交媒体平台为传播新闻提供了宝贵的渠道,但相对而言,许多新闻网站似乎并未受到新税收的影响。

国际媒体援助中心(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Media Assistance)的一份数字报告总结称:“新闻网站的网络流量保持稳定,这意味着公民可以继续通过互联网获取新闻。”

然而,这些税收仍然违反了通讯促进协会(Association of Progressive Communications)最近发表的《非洲互联网权利和自由宣言》(African Declaration on Internet Rights and freedom)。宣言指出:“为了充分利用其发展潜力,非洲所有人都必须能够使用、获得可负担得的起互联网。”

社会反应

显然,这些新政策的推行并不是一帆风顺。

在贝宁,政客和公众对政府提议征收的社交媒体税提出了异议,政府别无选择,只能撤销这些税收。

在乌干达,使用虚拟专用网(VPN)来避税的公民数量激增。由于 VPN 向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隐藏了用户的互联网流量,对于希望规避新税收的公民来说,VPN 已成为一项无价的技术。

Whitehead Communications 于 2019 年 1 月探讨了乌干达社交媒体税的影响。在与 3000 多人接触后,他们发现 59% 的受访者使用 VPN 是为了避税。

从 2016 年乌干达首次封锁互联网后,有关 VPN 的信息在该国迅速传播。

“关于 VPN 的消息,通过没有被封锁的通信渠道迅速传播;它成了家庭、办公室、餐馆,甚至电台和电视节目的话题,人们走到一起,互相传授如何使用 VPN。”Anne Whitehead 说。

除了使用 VPN,那里还发生了大规模的反对征税的抗议活动,导致歌手兼政客 Bobi Wine 上个月被捕。

政治动机

在每一个州,政客和公众都强烈反对引入和提高数字税。然而,这些呼声大多数都被政府忽略了。

原因之一是,较低的联通性有助于实现他们的政治目标。

尽管表面上是为了筹集资金,但毋庸置疑的是,新税收政策背后都有政治动机。

虽然不像封锁互联网那么直截了当,但在一个国家引入让人们难以承受的税收,也有助于平息公民在网上可能发出的批评声音。

政府对于征税合理性的解释,看起来也很混乱。

在乌干达,官方的说法是“为政府创造收入”。然而, Museveni 总统表示,这些措施的实施是为了制止网上的“谎言”。

毫无疑问,弱势群体更有可能对政府持批评态度。因此,阻止他们使用社交媒体平台可以被理解为一种相对成功的方法,尽管这种方法是反民主的。

同样,A4AI 的副主任兼政策负责人 Eleanor Sarpong 表示,坦桑尼亚针对博客的 920 美元封口费也“显然是为了控制人们在网上的行为和言论”。

《非洲互联网权利和自由宣言》(African Declaration on Internet Rights and freedom)指出:“每个人都有权不受干涉地持有自己的观点。”

然而,目前看来,非洲大陆多个国家的政府,似乎对通过提高互联网使用价格来创收更感兴趣。但这对经济发展和民主参与的打击最大。

如果乌干达、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相关政策不考虑未来发展,数字税可能还会继续上涨,社会的联通性也将难以提高。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
北京快乐8 波克棋牌| 波克棋牌| 广西快3| 我爱小品网| 天天棋牌|